北极熊

湾家孩子一枚_(:3」ㄥ)_
繁体转简体注意///
最近沉迷于全职高手、魔道祖师
为我叶和我羡打call!
没什么cp洁癖,但不逆cp
文章不定期更新,是拖稿的懒癌末期患者
欢迎太太们搭讪ˊˇˋ
=================

fc2:http://sss5055605.blog.fc2.com/

 

【魔道祖师】【忘羡】天生一对01

*半架空设定,有些部分设定会用原本的

*人物性转注意!不接受性转得请往右上角的X点下去,谢谢

*大家都活得好好的,没有任何人领便当

*江澄大羡羡几个月而已,是師兄!!

*主忘羡,副曦澄、薛晓、宋箐

*江家是羡羡控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很久没写文了怕手生,小学生文笔太太们请轻喷(躺

==============================


正文:



01.


江枫眠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是在他的好友魏长泽与他的妻子离开人世前,被托付要去寻找这个因为夜猎而失去父母的孩子,他只记得这个孩子的名字有个〝婴〞字,却从不知长相、身形如何,直到他在巷弄中看见了在翻弄垃圾堆寻找果皮的她。

女孩像是发现了来人,手中拿着小小一块、看表面已经有些发霉的橙皮放在胸前,女孩想他应该不是要来和自己抢食物的人,便对他笑了笑。

「婴…你是魏婴吗?」江枫眠越看越心疼,原本干净的小脸蛋变得脏兮兮的、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像是昭告了她经历了多少的搏斗,只有那双眼睛,像她母亲藏色散人一样炯炯有神的黑色大眼,告诉着江枫眠她还没放弃活着。他见少女微微点头,下一秒将少女手中的果皮抽掉并丢至远处,在魏婴还未反应过来时将女孩抱起。

「先生…?」魏婴不理解为什么这位先生要丢掉她的食物,那块果皮正是昨天她和野狗搏斗好不容易抢过来的。

「阿婴,我能给你睡觉的地方、吃好吃的东西、穿舒服的衣服,你跟叔叔回去好吗?」江枫眠用手稍微地把魏婴的脸擦过,让小脸蛋看起来比较没有那么惨。魏婴想了想,眼前的这位先生不像人口贩子,还愿意提供吃住,她想了想便点点头。

「我叫江枫眠,你可以叫我江叔叔,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江家的人了。」调了一下魏婴的坐姿后,抱着魏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小街。


***


接近傍晚时分,却还未见江枫眠的身影,即使是女强人的虞紫鸢也开始担心起丈夫的安危,明明答应她会在下午就回来家里,到现在了都还未见到他回来的消息,虞紫鸢越想越坐不住。

「夫人,请您在稍等片刻吧,指不定宗主快回来了。」金珠在一旁忙着给虞紫鸢添茶,安抚着她的心情。

「是啊夫人,您在稍等一下吧,江公子在外头等着呢,要是回来了江公子必定会先进来向您告知的。」银珠也配合着金珠一同安抚着虞紫鸢。刚说完没多久,一道身影飞快得冲进来虞紫鸢所在的这间房间。

「阿娘!爹回来了!」江澄冲得有些急,现在靠在忙上有点喘,而虞紫鸢一听见自家丈夫回来,赶紧离开房间跑到外头。

「江枫眠!这么晚回来究竟是去做…」原本要严厉斥训自家丈夫晚归的虞紫鸢看见他抱着的孩子有些眼熟,想着想着她忽然想起了几年前她的好友藏色散人生了个女孩,那时她还特地抱着孩子来云梦给虞紫鸢逗逗看看,那时她俩分析了很久,结论是孩子长得像娘而不像爹。

「那是…阿婴?」

「她的父母在夜猎中遇害,我在巷弄中找到了她。」江枫眠心疼的说着,不只替魏婴的爹娘难过,也替这个从小就失去爹娘的孩子难过。

「可怜的孩子…至少,阿婴没事就好。」平时凶悍的虞紫鸢也软下声来摸了摸魏婴的头,接着,她吩咐在身旁的金珠银珠去准备干净的洗澡水以及等会要吃饭的餐具外,还让江厌离拿出以前的衣服给魏婴穿。

好好的梳洗干净后,江澄和江厌离才算好好看清楚了父亲抱回来的孩子。魏婴天生像母亲像得多,长相脸蛋自然和江厌离有得比,方才因为手忙脚乱的没好仔细看,但现在看了一眼却好像有点离不开了。

「阿婴,我是江厌离,这是我弟弟江澄,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啰!」江厌离作为姐姐,马上就介绍自己,她拉着魏婴有些营养不良的小手,有些小小的心疼,并且在心里暗暗决定以后有时间就要熬些营养的东西来喂饱她。

「师姐和师兄…请多指教。」魏婴有些腼腆,她默默的在心里想着自己该安安分分的在这个家里生活,别再给人家天太多的麻烦。


虽然到后来根本没成功就是了。


回归正题,在刚进入这个新家、认识了新家人的魏婴,第一天晚上马上就出了事情。原因很简单,作为家里没有年幼玩伴的江澄第一次有了个妹妹非常开心,于是就决定把自己的宝贝们分享给妹妹玩。

但坏就坏在这,对江澄来说宝贝的的东西,其中一项是一种会动的生物──狗,江澄拉着魏婴来到庭院,很开心的把笼子打开并且炫耀说这些是他最喜欢的奶狗名字叫莉莉茉茉花花,结果下一秒小奶狗们从笼子里跑出来时──

魏婴就哭了。

她就哭了。

就哭了。

哭了。

了。

江澄先是被魏婴的尖叫声吓到,再来就是被她突然嚎啕大哭的样子吓坏了,楞都愣在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小奶狗们靠近,魏婴哭得更加的凄厉了,后来是江厌离听到了魏婴的哭声,赶紧去让江枫眠和虞紫鸢出来看看,当他们看见了愣在一旁的江澄和哭的稀哩哗啦的魏婴,虞紫鸢下意识就是先给江澄一个拳头。

然后隔天,江澄最喜欢的小奶狗们就被江枫眠抱走了,江澄很生气,于是就开始对魏婴不好,吃饭时不让她好好夹菜、出去玩时偷偷的把她的鞋藏起来、问一些事情时也是不待见她的样子,我还没原谅你呢!哼!

到了晚上江澄看见魏婴近来自己的房间,他又想想今天早上的事,于是就把为婴的棉被和枕头放在外面的走廊,然后把魏婴推去走廊后,接着把门关上。

「师兄,为什么…」要把我关在外面?魏婴不解,她不喜欢在外面睡觉,很冷,而且她很怕江澄又把狗放出来。

「因为你,我的小狗们全部被爹爹送走了!我讨厌你!你不可以进来!」江澄生气的说到,他决定不理她了。

然后外面就没有任何的声音了,魏婴安安静静地离开江澄的卧房门口,她开始寻找庭院里有哪颗树比较好爬,以前没地方睡觉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爬到树上,然后开始稍作休息。她观察了一下,便开始慢慢的爬到树上,等调整好位子后,就阖眼休息。

「阿婴?是阿婴吗?你在树上做什么啊?」忽然,魏婴听见了树下有个声音,她睁眼一看,是提着灯笼的江厌离站在树下叫她。

「我看到了,不用躲了,而且阿婴你的鞋子掉了。」原本还想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但一听到江厌离这么说,才发现自己的脚少一只只鞋子,惊呼。

「我的鞋子!」她这么喊到,但她却不敢下来。

「阿婴,你下来吧!」

「不要,下面…有狗的!」她永远不会忘记昨天一群小奶狗们往她冲去的那个画面。

「没有的!那是阿澄骗你的,狗狗都被爹爹送走了,没有狗的!」江厌离在下面喊到,她见魏婴探头看了下面好几次后,像是做了什么心理准备,接着魏婴往下一跳。

「哎呀!好疼…」这么一跳,着陆没有踩好,结果摔了个狗吃屎。江厌离赶紧跑过来看看她的情况。

「没有断,也没有折,可能是扭到了…来吧,我背你回去。」说完,江厌离蹲了下来,拉过魏婴一只手臂放在自己肩上,毫不费力地将魏婴背了起来。江厌离问了魏婴才知道,原来自家弟弟还在因为奶狗被送走的事情而生气,而这个新进来的妹妹也很可爱的为了不给他人添麻烦,于是就自己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寝,然后隔天在表现得没发生过这件事一样,江厌离真不知道该说她担心太多,还是该骂骂她怎么能这么不相信家人。

「阿婴,阿澄他其实不讨厌你的,只是因为从小他的玩伴就只有我,第一次多了一个新的妹妹他还不习惯,不知道什么事该怎么拿捏,他说的话其实你可以别放在心上的。」

「不会的,是我给师兄和师姐添了麻烦…」

「阿婴,没有什么添不添麻烦的,我们是一家人,不麻烦的,下次再说这种话,师姐就要打你小屁股!」然后魏婴急忙地说她知道了,以后不会说这种话了所以师姐不要打屁股。

后来,在途中还遇到了自己偷跑出来找魏婴的江澄,他也把自己搞得身上都是划伤,可想而知他开门后发现魏婴的被子枕头留在外面而没有见到魏婴时有多么慌张,他看了看在姐姐背上的魏婴,在看看魏婴露出的脚踝有一只是肿的,下一秒就在江厌离和魏婴的面前眼眶泛泪掉金豆子,急得江厌离赶紧拉着江澄回到他的寝室检查他有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

因为大晚上的跑去找大夫,结果把江家的两位主人也吵了起来,一听到小朋友受伤两位大人也马上赶到江澄的卧房,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后虞紫鸢恨不得把江澄吊起来打几下教育,江枫眠赶紧拉住自家脾气大的夫人,在旁顺话说江澄还小不懂事,你就别再骂他了。等到事情处理完,江枫眠把虞紫鸢带走后,江厌离帮两个孩子盖好棉被,也就离开回寝室睡觉了。

「魏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因为两个孩子睡在一起,翻个身便能看见隔壁的孩子。

「没事的,师兄,我不介意的!」魏婴笑了笑,这更让江澄愧疚的心态越来越明显,他忽然牵起了魏婴的手,眼神非常认真地看着魏婴。

「魏婴,以后我会帮你赶走所有的狗,所以…今天的事可以不算数吗?」

「可以的!那以后我陪师兄一起玩,这样师兄就不会孤单了!」魏婴笑笑地说着,两个孩子就这样说好似的,便再也不开口,一起入眠去了。

隔天早晨,江厌离看见这温馨的画面不禁笑了笑,当初爹娘让两个孩子睡在一起是对的。


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TBC-


============================================


睽违几年再次转战回来小写手((讲得自己好像很老

最近沉迷于全职高手和魔道祖师的我快要填不了坑了((躺

欢迎太太们评论追踪(比心

  141 12
评论(12)
热度(141)

© 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