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熊

湾家孩子一枚_(:3」ㄥ)_
繁体转简体注意///
最近沉迷于全职高手、魔道祖师
为我叶和我羡打call!
没什么cp洁癖,但不逆cp
文章不定期更新,是拖稿的懒癌末期患者
欢迎太太们搭讪ˊˇˋ
=================

fc2:http://sss5055605.blog.fc2.com/

 

【魔道祖师】【忘羡】天生一对08

*汪机终于告白了

*巨型OOC

*前面刀子后面糖


08.

蓝忘机觉得不对劲,他的眼皮一直在抽动。

这次由蓝氏与江氏带起的讨伐行动受到其他家氏的支持与关注,不仅仅是温氏对于统一天下的动作太过于明显,在外加上温晁竟然强行带走江氏魏无羡作为威胁蓝氏的筹码,可以说是在罪刑上又添了一笔。

但当他们来到温氏、和温若寒坐下来好好相谈时,一点异状都没有,就连坐在一旁的温晁也没有出什么蛾子,乖得不像话。越是谈到后面,蓝忘机越觉得奇怪。

基本上若要谈判的话,应该要连同魏无羡也一起带上来,但这次温若寒却只带着温晁前来,连王灵娇也没出现,在事情谈到最后,才开始有人发觉得这件事情。

「平日不是都会看到你家那位吗,人呢?」江澄非常不悦地问着,做在一旁的蓝曦臣意思意思的拉了下江澄的衣服,让他稍微注意一下言词。

「是啊,王夫人今日怎没和温公子前来?」

所有人盯着温晁,但见他似乎神情慌张,想说什么但却又说不出口,说个话支支吾吾的,江澄实在受不了这样如此不果断的行为,现在的他一心只想着魏无羡在哪,他拉起温晁的领口,语气凶狠地问着魏无羡的下落。

「我…我不知道…」温晁满身都是冷汗,声音如呢喃似的说着。

「你说…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啊!昨日晚上娇娇跟我要去了守着魏姑娘的职责,我便答应了她,今早我要去找魏姑娘时下人跟我说魏姑娘在娇娇那儿了!我真的不知道娇娇把魏姑娘带去哪了!」

蓝忘机听完后马上转身冲出去,也不管后头大哥蓝曦臣的呼喊,便开始在温家的各个地方寻找着魏无羡。他先去看了各间主要房间,接着在王灵娇的房间发现了魏无羡的衣裳和那把名为〝随便〞的剑。

当初江家家主江枫眠给两个孩子赐剑,是为了让两个孩子在外头能保护好自己,随身携带以做为防身之用,但现在作为防身的剑被主人给卸下了,蓝忘机心理不安的念头越来越大。

不管怎么找,他就是找不到魏无羡!蓝忘机内心第一次慌了起来,那个笑容可掬、个性阳光的温柔女孩子,就这样一个瞬间消失了,而他想用力伸手,却也怎么抓不住。上上下下,连同柴房都找过了,就是没有王灵娇和魏无羡的身影,整个温家都翻遍了,就只剩下地底下的…蓝忘机的脸瞬间刷了个白,他回头看见江澄和蓝曦臣追了上来,他赶紧的冲过去拉住他们俩。

「魏婴她在刑房!」蓝忘机这样一说,江澄和蓝曦臣二话不说马上跟着蓝忘机跑到刑房处,果真看见了平常跟在王灵娇身旁的两位侍女、以及─ ─浑身浴血的魏无羡。

蓝忘机见到此景,心脏瞬间产生了一股剧痛,他的脑子很混乱、空白的毫无任何思考,那个对他很好的、对他很上心的、对他有爱慕之意的魏无羡就这样被困在那,身上没有一处是完整的,都是血痕及鞭痕,左胸膛上的烙印深深的刺进了蓝忘机的眼里,他喊了一声她的名,当魏无羡用着涣散的目光看自己一眼时,蓝忘机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有那么一刻,停下来了。

站在蓝忘机身后的江澄和蓝曦臣也没好到哪里去,尤其是江澄,见魏无羡身上的那些伤痕,心中更加怨恨起温家的人了。他抽起武器,二话不说的直接向那些侍女们冲了过去,却又被身旁的蓝曦臣给用力拦了下来。

「放开我!我要杀了那群温狗!」江澄双眼泛红,这个仇他要是不报,他对不起受伤的魏无羡!

「冷静一点!现在最主要的是赶紧带魏姑娘回去疗伤!」一谈到魏无羡,江澄回头,看见蓝忘机已经将行刑台的扣锁给全部破坏掉,而奄奄一息的魏无羡被蓝忘机轻轻地抱在怀中。

王灵娇手下的那些侍女在方才的混乱中早已不知逃窜到哪去了,现在要找他们出来简直是浪费时间,于是由蓝忘机和江澄二人赶紧的将魏无羡带回云深不知处疗伤,而蓝曦臣则是回去通知已经找到人,请他们别担心,顺便通知在云梦的两位家主过来谈谈这件事的后续处理。

接到通知的江枫眠和虞紫鸢赶紧带着江厌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看见床上那伤痕累累的魏无羡,江厌离第一个哭了出来。她真的不懂,魏婴并没有做什么,却被人伤害到这种地步,她只是不希望她所爱的人们被牵连进去而已。而站在一旁的夫妻俩看着这样的魏无羡,也说不出话来。当初说着会代替友人照顾他们的孩儿,顾着顾着却没想到变成了这样,身上的鞭痕先不说,只要好好养伤便会不留疤痕。但左胸口上的那个烙印呢?那个可是会跟着身体一辈子的,一个洁白的女孩子就这么无缘无故的被烙上了一个痕迹,温家有竟是有多厌恶她,厌恶到需要用到这种手段才能消心头之恨。

***

当魏无羡睁开眼时,并不是王灵娇那忌妒的面孔,而是由木头搭建而成的屋子,她看着看着觉得眼熟,尔后才想起来,这是她和父母曾经居住过的屋子。

那时的她还小小的,不识字,整天就是在家里和母亲跟东跟西的,母亲去织布她就站在旁边看着;母亲去厨房煮饭她就在旁边帮忙拿鸡蛋,到了晚上父亲回来,就会一起共进晚餐,有时父亲提早回来,手里拿的那只山鸡便是他们今晚的加菜,那时的生活非常平凡,不意乐乎。

──直到那一次的夜猎,将他们这个和乐融洽的家庭打散。

凶尸像是被人为操控一样,接二连三的聚集到了他们家附近,父亲和母亲已经伤痕累累,只为的是守住他们最心爱的那个小女儿。父母俩先让魏无羡躲到后门,那边设有法术,凶尸是进不去的,而藏色千交代万交代,嘱咐她不要出来,要是听到母亲喊了声跑字,就直接从后门跑到市集去,凶尸追不过去的。

年幼的她根本不知道为何母亲要交代自己这么做,她只是含着眼泪乖乖地点头,然后等着父母将外头的事情处理完后一起吃饭。魏无羡等啊等的,她很想出去看看父亲和母亲怎么样,却又想起母亲的叮咛后悻悻然地坐下。忽然,母亲满身是血地跑了进来,打开后门要自己赶快跑,当时的魏无羡被吓得腿在发抖,跑不动,藏色用力的推了她一把,将她推出门外,而当魏无羡在回头看母亲时,她只看见了一只只凶尸扑向母亲,张开他们的血盆大口往她身上咬去,魏无羡二话不说马上使尽吃奶的力气向前跑,路上被藤蔓绊倒几次、被树枝划伤几次,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市集里,她扶着墙跌坐了下来,把脸埋进了膝盖内,开始嚎啕大哭。

母亲没了,父亲一定也没了,那个家她再也回不去了,她已经没有家人了,凶尸在她面前啃食母亲的画面她难以忘记,她哭着哭着,哭到后面就这么睡着了。那天开始,魏无羡便过着在街上翻桶子找食物的日子,有时候运气好桶子里的水果还是未腐烂的,她便赶紧拿起来擦一擦,咬了几口后又放在衣服里面,接下在往下一个桶子迈进,有时会运气差会遇到野狗,那些野狗看见魏无羡手中有食物,便会将她围起来,作势要抢,有时的魏无羡还能躲过,但通常她都会因为怕被狗咬而食物被抢走。

到后来的后来,她遇到了那个愿意来接自己回家的江叔叔、虽然很凶却也很照顾自己的虞夫人、会在半夜出来树上找自己的师姐、愿意站在面前保护自己的江澄、还有那个她很喜欢很喜欢、很心悦的那个蓝湛。

『我们的阿婴长大了呢! 』魏无羡一猛然回头,眼泪倏然落下。她看见了早已逝世的父母,正抱着自己。

「爹…娘…」

『不行喔阿婴,那边是你还不能去的地方,阿婴你还有很事情还没完成。 』父亲宽阔的手掌轻碰着魏无羡的脸,拇指轻轻地擦拭着从眼角流出的泪水。

『我们阿婴最乖了,要听爹娘的话,好好活下去。 』说完,两人一同伸手推了魏无羡一把,而魏无羡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了起来。

这次她是痛醒的,当她缓缓睁开眼时,看到的便是江厌离和江澄非常着急的表情,身上的痛楚也越来越明显,刺激着自己清醒。

「阿婴!阿婴醒了!阿澄快点去唤大夫来!」这一醒,便惊动了整个云深不知处,就连蓝老先生蓝启仁都亲自过来关心魏无羡的情况,毕竟经过了那一次事件之后,魏无羡昏迷了将尽快一周,其中更是有高烧不退的现象,让他们非常焦急。

被江澄唤来的大夫也很令人惊讶,竟是温家的温情和温宁,姐弟俩一个帮魏无羡看伤口把脉,一个一直里里外外跑着换汤药换热水,而其他人并没有插手管这件事。

「魏无羡现在的身体较虚弱,必须再多静养些日子,身上的那些鞭痕我有开药膏让她敷着,几日后便能消除瘀血毫无伤疤,但胸前的那块烙印…无法消除。」温情说到最后也有些不忍,身为温家人,她虽然没有立场说任何话,但她心中且充斥着满满的愧疚,自己家里事却牵扯到外人。

换药换完,温情已〝让病人休息〞为理由将房间净空,只离下蓝忘机一个人在里头顾着,魏无羡刚醒过来,睡也睡不过去,便要求蓝忘机扶她起来坐着,过程尽管在怎么小心翼翼,难免还是会牵扯到了伤口,她哀痛了个几声后便看着蓝忘机,她想,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办法被蓝忘机喜欢了吧。

「…魏婴…」这时,蓝忘机握上了自己的手,力道很轻,几乎是魏无羡一个甩动就能脱离的力道。

「不要再…消失了…」当他知道魏无羡是为了他们而自身前往温家,心就已经冷了一半,现在又因为他们而被温家的人给伤害,这让蓝忘机心痛了许久。

他到现在才真正的了解了自己的心意,原来自己是喜欢着魏婴的。于是,蓝忘机轻轻地抱住了魏无羡,在她耳边说道:

「魏婴,我心悦你。」

-TBC-

============================

告、白、了──(洒花

下一章就要准备发糖了,边写边掉眼泪我为什么要这么累啊_(:3」ㄥ)_

后期不太想虐了来生孩子好不好啊ˊˇˋ(你在说啥#

接下来的连假应该还能在更新一篇,可以期待一下下(?

欢迎太太们评论追踪(比心

  76 8
评论(8)
热度(76)

© 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