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熊

湾家孩子一枚_(:3」ㄥ)_
繁体转简体注意///
最近沉迷于全职高手、魔道祖师
为我叶和我羡打call!
没什么cp洁癖,但不逆cp
文章不定期更新,是拖稿的懒癌末期患者
欢迎太太们搭讪ˊˇˋ
=================

fc2:http://sss5055605.blog.fc2.com/

 

【魔道祖师】【忘羡】天生一对09

*蓝大酒醉后私设注意

09.

「我心悦你。」这声告白来的又急又快,魏无羡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怎么醒来没多久就听见蓝忘机对着自己告白?

蓝忘机见魏无羡不为所动,便继续地说下去:

「我知道那日是你照顾我的。」云深不知处被烧的那天,将受伤的他运往山下、夜晚不曾阖眼一直在他身旁照顾他,甚至在离开前的那些话,蓝忘机虽听得模模糊糊的,但是他知道,是魏无羡在他身旁照顾了自己一夜。

蓝忘机的眼神非常认真,魏无羡知道的,蓝忘机真的喜欢她,但她一想到自己的身体,无论是鞭痕还是那个刻有太阳纹的烙印,眼泪忽然就这么落下了。

「蓝湛,我…我…」她想告诉他即使身上有着这丑陋的印记,他还愿意要自己吗,委屈难过的心情就这样卡在咽喉根本无法说出,眼睛就像关不住的水龙头,泪水直直掉。

忽然,魏无羡原本在擦眼泪的双手被握住,唇上多了个温度──

她被蓝忘机,亲了。

这个吻很轻、很温柔,魏无羡的泪水不知不觉的就止住了,双唇互相的摩擦、交叠,再缓缓地离开。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方才亲吻时没法呼吸而缺氧,魏无羡的脸颊红扑扑的,蓝忘机对此疼爱的心情又添加了几度。

「魏婴,这便是我的答案。」即便你身上有许多伤痕,亦或是那个丑陋的烙纹,我都不会放在眼里,我喜欢的是你,而只要是你身上的任何事物我都喜欢。

「蓝湛,我不是在作梦吧…」她靠在蓝忘机的怀里,美好来的太突然,她很怕这只是一场梦,而当自己醒过来时,这甜美的梦将会消失,而再次回到那残酷的现实。

「不是。」握住魏无羡的手,手指有些发凉,他便用自己的手来温暖那发凉的指尖。

魏无羡说着说着,觉得累了,便让蓝忘机扶着自己躺下休息,而在她阖眼之后蓝忘机也不曾离开过,一直的坐在她身边。

站在房门外的江澄并没有拉开门,而是选择在外头默默地听着,虽然他还是不怎么喜欢外表冰冷冷的蓝忘机,但是在内心深处还是默默的祝福了他们。江澄真心地替魏无羡高兴,喜欢的人如愿以偿的和自己在一起了,反观自己,先不说喜欢男人这件事,就光是这次事情发生后对蓝曦臣恶言相向,够让他心凉了一半,他想,蓝曦臣应该是厌恶自己的。

这几天繁事缠身,心事重重终于放下时,江澄便想要来小酌一杯,他知道云深不知处是禁酒的,于是趁着这时下山去店里小酌。姑苏的天子笑是极为有名的,浓醇香合而为一,且价格也不算太贵,他和魏无羡喝过一次便忘不了这个味道。他向店小二要了一坛天子笑和一些酒菜,坐上了二楼的小包厢内,从窗外眺望过去,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对面坐了个人。

「江公子也来这散散心?」这个一开口,到是把江澄吓了一跳,转头过去想要教训这人时,却愣住了。

坐在自己对面的,正是方才他心中念念不忘的蓝曦臣。温文儒雅清秀的脸庞因为这几天的事情而稍微变得些许沧桑,眼睛下方的乌青也告知著这几日的不眠不休、辛苦操劳。江澄是心疼的,但他却无法开口多说什么,毕竟这事有一部分是他们家自己闹出来的,甚至还牵连到其他家氏的人员,再算上他对蓝曦臣的恶言,江澄甚至觉得自己无法在这和蓝曦臣面对面。

「…是啊。」他回答得有些不自在,蓝曦臣的表情也有点不坦然,但他下一秒换了个话题,想打破目前这僵硬的气氛。店小二也将酒菜和天子笑送了上来,蓝曦臣见江澄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却也没看他脸上出现什么红晕。

「江公子的酒量真好啊。」蓝曦臣说,他的目光便直射在江澄手中的那个酒杯上。

「蓝大公子要品尝看看吗?坊间的人们都说能借酒消愁。」江澄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便将手中的酒杯给注入新的酒水,直接递到蓝曦臣面前。他知道蓝家的规矩内有一条为不可饮酒,但当他在这里遇到蓝曦臣时却是非常惊讶,他想知道为什么蓝曦臣要来这地方,和他一样是消愁吗,亦或是来做其他事情?

「那…就不客气了,感谢江公子。」他接过了酒杯,学着江澄的喝法便一口全部吞了下去,酒香确实很浓郁,酒气也在吞下去的那一刻冲了上来,然后江澄便看着蓝曦臣缓缓地放下酒杯,接着〝碰〞的一声倒在了桌上。

倒在了桌上。

倒在了桌上。

倒在了桌上。

倒在了桌上。

倒在了桌上。

江澄愣住了,蓝家的酒量原来这么差啊,怪不得蓝老先生不让他们喝酒。他稍微的用手指戳了戳那颗黑脑袋,没动静,在戳了戳,还是没动静。江澄心都凉了,食指慢慢的身到对方的鼻尖,还有气息在,人没死。

正当他犹豫是要叫醒他还是要直接背他回云深时,晕在桌上的蓝曦臣起来了,江澄松了一口气,想要过去跟蓝曦臣说带他回去时,对方却一把捉住了自己的手,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有了变化。

「阿澄…你别走…」等等等等谁准你叫我阿澄的那是我姐在叫的好吗还有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称呼的蓝曦臣你快放手阿你这是强奸良夫──在那一瞬间,江澄的心里爆出一大串毫无标点符号的呐喊,而外表可是一整个都惊呆了。

蓝曦臣见对方没有动作,放开后便用双手用力环抱住江澄,力道大到快将江澄的骨头给辗断,而嘴上的那些话却没有停过,什么阿澄我不要你走你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今天就陪我一同入眠……

等等!刚刚蓝曦臣说了什么!他说他喜欢我!刚刚是我听错了还是我真的听到了蓝曦臣说喜欢我!江澄推不开蓝曦臣,于是他便一个手刀往颈部打去,蓝曦臣又再次晕了。

江澄扶着蓝曦臣再回到座位上,心情愉快了许多,他再次戳了戳那个黑脑袋,扬起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你们蓝家的雅正都到那儿去了?可别让蓝老先生知道你喝了酒会变成这样,他铁定会一秒气昏过去。」轻松的语气,江澄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般,微笑道。

「谢谢你啦,让我知道不是一个人在瞎操心,我等着你的正式表白啊,可别让我等太久。」他将手中的酒杯添入新的酒水,对着蓝曦臣那儿举了杯,吞下了这得来不易的新感情。

到了蓝曦臣醒酒过后,江澄自然没有将方才他喝酒后的事情给告诉他,而这事直到后来和魏无羡说起时也是笑了很久,谁能想到平日如此雅正的蓝家兄弟在喝酒后会这么有趣好玩。

***

休养了几日,魏无羡的身子也好了许多,温情做出来的药膏让魏无羡身上的那些鞭痕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在左胸口前的那块太阳烙印痕在那。

「阿羡,我对不起你…」温情伸手,轻轻地在那块印痕上抹上药膏,这是个治标不治本的行为,被高温灼伤的肌肤是能够恢复的,但那块印痕却不会消失。

「情姐你别这样,并不是你的错,错的是那些心念不正的温家人。」魏无羡不曾后悔过,被温晁带走是她自己的决定,为了不连累其他人,即使是深受各种伤害她也不会多哀一声,温情是她的朋友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即便这身伤真的是因为接触姐弟俩太久而被处罚的,她也甘之如饴。

「温情,带着温宁留在云梦吧,我会让江澄好好照顾你们的,别再回到那个受苦的鬼地方。」温情却摇了摇头,对魏无羡说道:现在的温氏外部就剩我姐弟俩和一些老弱妇孺,其中还有一个孩子才刚出世,要是她和温宁不回去,没有人能够保护那些外部的人民们,他们必须回去。

温情都说到这样了,魏无羡也不再多做挽留,只和温情答应会常常到他们的后山据点去拜访,温情便带着温宁在隔日的午后离开了姑苏,留下来照顾自己的变换成了江澄和江厌离。江厌离每天都给魏无羡煲莲藕排骨汤,就连来探望的金子轩也各种羡慕忌妒,他在家也不是很常能喝到自家老婆做的汤,而魏无羡现在除了能每天喝外,江厌离还亲手一口一口慢慢地喂,这种待遇让金子轩想羡慕都羡慕不来。

养伤养得差不多后,魏无羡便也离开了姑苏回到了云梦,回莲花坞后一见到江枫眠和虞紫鸢,二话不说地先给魏无羡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前一句说着傻ㄚ头明明能一起解决的事情为何不先找他们商量还让自己受了严重的伤,后一句说着人没事有回来家就好,惹的魏无羡有些热泪盈眶。

这就是家啊,有江叔叔、有虞夫人、有师姐和师兄的莲花坞,这里是她的家,她的归属。

「让江叔叔和虞夫人担心了…对不起。」魏无羡有些哽咽地说着,虞紫鸢却在下一秒用力地往她的头顶上砸了一拳。

「还知道让别人担心了!知道就别在下一次!再发生这种事我就打断你的狗腿把你关在莲花坞!」说完,也不理会江枫眠的呼喊就这样自行离去。

「阿婴,这次确实是你不好,为何不等我俩回来解决呢?这么不信任江叔叔?这次的事情可让她担心死了,尤其是你受了这样的侮辱,我们很心疼的。 」江枫眠缓缓地说着,虞紫鸢在那日差点就独自带着紫电要冲去温家大开杀戒,要不是江枫眠和江澄及时拦了下来,还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大事。

「江叔叔…对不起…」

「阿婴,要记住,千万不要觉得这是再麻烦我们,我们是一家人,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知道不?」江枫眠虽然还也些在气魏无羡当时的决定,但事情已经过去了,即使再多念她也不能改变这既定的事实,那倒不如好好的教育她这个举动是不应该的。

「是,阿婴知道了。」

江枫眠微微的再拍了魏无羡的脑袋瓜,扬起的笑容让魏无羡无比的怀念。

──当年,带她回来的那个江叔叔脸上也挂着这个温暖的笑容,跟她说:

「「欢迎回家,魏婴。」」

-TBC-

=================

我.更.文.啦! ! ! !(#

最近真的破事很多我就不再多说了,心hen累

接下来要面对三张证照考试+期中考+英文检定

很有机会就这样停更一次_(:3」ㄥ)_

请见谅QQQQQ

这里只有安慰羡羡的小亲亲,下一章要准备撒大把大把的糖,我要把我在考试和读书上的痛全部化为糖来安抚自己((哭烂

预计在15章內完结,会不会爆字数就不知道了

欢迎太太们评论追踪(比心

你们的留言和小红小蓝真的是我的更文动力啊快来点留言吧呜呜呜QAQQ

  68 4
评论(4)
热度(68)

© 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